由大陆的韩国留学生破坏横幅遭受惩罚所想到的

大陆去韩国的留学生在韩留学期间,破坏学校「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横幅,被罚款,并可能被取消学籍,驱逐出境。 19年发的微博 2019年8月,德国海德堡、汉诺威等大学内发生多起中国留学生撕除图书馆、餐厅外墙“声援香港”海报事件。在中国留学生众多的澳洲和新西兰校园内也发生多起留学生与香港支持者发生冲突的事件。 2019年10月,30岁中国籍李姓男子涉嫌撕毁台湾大学校内连侬墙所贴的反送中海报,警方随后将李男依《毁损罪》移送台北地检署。台北地检署依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规定,强制李男出境并管制5年内不得再入境。 中文报道:https://wenhui.whb.cn/third/yidian/201911/15/303149.html 韩文报道:https://www.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19/11/25/2019112502775.html BBC 报道: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0449660 问题 进而延伸出一个问我自己的问题,首先撇开言论自由不论,真实发生的案件已经判决该生的罪名是破坏公物了。那么如果该生只是像她自己说的,只是在原来的横幅上加了字,或者自己张贴了另外的海报,是否犯罪?更进一步如果她没有实际张贴反对海报,只是在公开场合口头表达自己的异议意见,是否是犯罪? 进而,在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是否允许无限制的言论?是否允许反对言论自由的声音? [[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中曾经讨论过[[宽容悖论]],无限的宽容必定导致宽容的消失。 但波普尔并非主张可以打压那些不包容的思想,只要我们还可以用理性的论证与公众舆论来抗衡,打压就是不明智的。 但必要时,我们应该有打压的权利,即使当中会使用暴力。因为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们根本不打算与我们据理力争,相反,他们视一切论证为伪造,甚至禁止人们听取任何论证,教他们用拳头和手枪去回应。所以,我们需要有不包容那些不包容他人者的权利(the right not to tolerate the intolerant)。应该宣布任何鼓吹不包容的运动为非法,视不包容的煽动与迫害为犯罪,正如我们应该视谋杀的煽动、绑架或复兴贩卖奴隶为罪一样。[^1] 波普尔明确地指出只有当拒绝理性辩论、诉诸暴力时才要制止他们,而不是毫无理由一味打压表达自由。 而煽动仇恨的言论之所以不应该被包容,在于它可能会带给他人实质的伤害。 回到这条新闻中,该生的行为并不像其所说只是在表达自己的异议意见,而是通过暴力行为破坏横幅,也就意味着破坏了他们通过合法渠道了解事情真相的途径,所以韩国警方惩罚的是其破坏公物,而如果该生只是停留在口头表达的抗议,我相信这是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的。

我们为什么要争取自由?

为什么要争取自由 只有澄清了什么叫做自由(尤其是政治自由)的含义,才能理解争取自由意味着什么,也才能更有效地追求自由。 [[黑格尔]] 说,为了纯粹的明誉甘愿冒死决斗,才是人之为人的东西,这是自由的基础。 [[密尔]] 说,公民自由是社会所能合法施用于个人的权力的性质和限度。自由是对于政治统治者暴虐的防御。 [[卢梭]] 在 [[社会契约论]] 中说,只有服从了社会为自己所设之规定,谓之法律的,才叫做自由。 [[波普尔]] 在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说,自由不单是观念形态,而是使生活更美好、更值得度过的一种生活方式。 [[康德]] 说,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勒尼德·汉德]] 说,自由就是对「何为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 [[罗斯福]] 总统提出过「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 每一个人对自己生命和公权力之前的关系,有稳定的、正当的预期。 [[赛亚 伯林|伯林]] 说,「自由的根本意义是摆脱枷锁、摆脱囚禁、摆脱他人奴役的自由。」 愿意放弃自由来换取保障的人,他最终既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保障。 [[哈耶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