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7

V for victory

前段时间看过《敦刻尔克》,这里又出来一部关于敦刻尔克二战背景的《至暗时刻》,如果非要把这两部作品放到一起比较的话,其实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至暗时刻》一些。两部电影同样是没有做任何的准备,除了了解到导演和演员等基本信息外,屏蔽了其他一切评价。但是两者给我的观感却都是不太一样,《敦刻尔克》空战带来的那种压迫感,紧张感让当时的我感到及其的不适,并且海陆空三线的叙事,由于在开始交代过快,让我中后段才开始意识到着三者的关系,而《至暗时刻》线性叙事,虽然循序渐进,这么著名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但却依然让我能够有看下去的动力,这首先是观感上的差别。其次到叙事主人公,《敦刻尔克》可能是真的太重故事和叙事了,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可能是海上的那个船长,而路上的主人公和空站的主人公在这么庞大的叙事背景下,表演变得可有可无,而《至暗时刻》不同,Gary Oldman 几乎还原了丘吉尔,我观影数量少,还没有来得及补完其他的丘吉尔,但 Oldman 的表演让我有种错觉,我曾经看过一两眼纪录片和照片中的丘吉尔,不论是外形,还是那个叼着雪茄的形象,现在就像是刻在了我脑海。之前有人曾经说过,文学和影视作品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就是,文学可以带来无尽的想象,而影视作品会把这样的想象局限到一个具象的形象上。而这部《至暗时刻》从此就让我在脑海里留下了那个平时说话有些糊涂,但在演讲的时候字正腔圆的丘吉尔,也看到了即使面临着无数挫折时也能挑下重担的丘吉尔。

这是一部历史教科书

在看这部电影的过程中,萌生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对于二战,对于二战英国的一次撤退,一次登陆,这部电影能够讲一半。这是一部非常时候中学生和高中生观看的历史教科书般的作品,站在英国首相的角度,站在英国议会的角度,还有英国群众对二战的态度上,这样一部片子能够解释出教课书中抽象的二战史。并且片中也抛出了无数的问题,作为一个决策者,是拯救四千加莱勇士,还是拯救三十万敦刻尔克的撤军,这个决策被无数的哲学课用来作为例子,历史上,很多人可能都只记得那撤退的三十万士兵,却很少有记得那壮烈牺牲的四千勇士直到最后也殊死抵抗。虽然历史已经发生,却可以给后人带来很多的启示。
当然这部作品中还能够看到很多英国的制度,上下两院,英国的皇室,还有张伯伦和丘吉尔的恩怨情仇。对于历史书上对英国光荣革命等等概念都有个呼应。并且哈利法克斯对丘吉尔正面、反面的对抗,一方面让这个影片有了正反的对立,也看到了两党竞争,相互之间的牵制,张伯伦一个手帕就能够让一党党员站在不同的对立面。如果张伯伦没有翻过那个手帕呢?历史会不会被重写?这都是留给后人应该思考的。

光影

在很早听波米播客的时候就知道丘吉尔出场时,擦亮火柴,打光的那一幕,而在观影过程中特意留意了这独特的出场,导演用他独特的镜头语言告诉你,丘吉尔的出现,就像是黑暗中带来的亮光,在二战最黑暗的时候给英国,乃至整个欧洲带来了一道曙光。

然而在观看的过程中,还发现了导演非常擅长使用隐喻镜头,记得有一幕,哈里法克斯子爵想要胁迫丘吉尔议和,给丘吉尔24小时,否则就威胁辞去内阁职务,逼迫丘吉尔下台,这个时候哈里法克斯和丘吉尔是在走廊交谈,之后哈里法克斯摔门而去,留下了丘吉尔一人,此时的镜头是,丘吉尔望着网状的门上的窗口,镜头慢慢的离开丘吉尔,似乎预示着丘吉尔虽然想大显身手,却无奈倒出掣肘,像是囚徒被困。

最后有一点让我非常不明白的,虽然丘吉尔和哈利法克斯的形象塑造得很不错,还有那个打字员雷顿女士,都是活灵活现的形象,但是有一个人我没有看明白就是国王,在前后段,他的形象有了180°大转弯,从开始的不支持,到支持,中间似乎少了一些理由。难道是我看漏了?

PS. 最后也要发一下牢骚,影院真的是一个公共场合,不要以为看不见的对方就能够肆意,这也是我平时对普通场有些拒绝的原因,我更愿意在豆瓣或者其他活动聚集的场次观看,因为观众都是真正喜欢电影,尊重电影和演员的。不会像今天右边的这位,吃着大味道的薯片,还发出特大的声音,哎。

Starry Starry Night

昨天看《团结才能火》—-一个韩综,遇到了这首 Starry Starry Night。

一伙人去越南 岘港,在晚上河中放河灯,这时的背景音乐,就是这首 “繁星点点的夜晚”。

旋律,歌词都太美了,配合着越南的夜景,俯看河上点点河灯,就像是看夜空繁星点点。是一种看过一眼就再不会忘记的景色,是一种听过就永远会记住的旋律。

这首歌的标签:夜晚,星空,梵高,艺术,女声,翻唱

作曲 : Don McLean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点点的夜晚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ay
调色板上点缀着灰和蓝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望向夏日的天空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你的双眼透视我灵魂深处的黑暗
Shadows on the hills
山峦掩映的阴影
Sketch the trees and the daffodils
勾勒树木的轮廓,描绘水仙花的外形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捕捉微风,还有那冬天的寒意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画在雪白的亚麻布上,用我斑斓的画笔
Now I understand
如今我也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曾经你向我倾诉的话语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还有你举世独醒时的痛苦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还有你试图唤醒他们的努力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但他们充耳不闻,他们茫然不解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也许如今才会记起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点点的夜晚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火红的花朵,熊熊燃烧热烈绽放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舒卷的云彩,层层铺展轻烟缭绕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倒映在文森特青花蓝色的眼眸中
Colors changing hue
色彩千变万化
Morning fields of amber grain
有清晨的田野,琥珀色的麦穗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也有历经风霜,遍布伤痕的面孔
Are s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都从文森特手中缓缓流淌而出
Now I understand
如今我也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曾经你向我倾诉的话语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还有你举世独醒时的痛苦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还有你试图解放他们的努力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但他们充耳不闻,他们茫然不解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也许如今才会记起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也许他们不曾爱过你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但你的爱意却真实如奇迹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 sight
当希望也随着时间消失殆尽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在那样一个繁星点点的夜晚里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你像热恋中的人一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But I could’ve told you Vincent
但我本可以告诉你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这个残缺的世界还没准备好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迎接这样一个美丽独特的你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点点的夜晚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你的自画像挂在空荡荡的展厅中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不知名的墙上,那些没有框的画像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双眼注视着这个世界,久久难忘
Like the strangers that you’ve met
如同你曾经邂逅的那些陌生人
The ragged men in ragged clothes
衣衫褴褛,失魂落魄
The silver thorn of bloody rose
如同血色玫瑰上的银色荆棘
Lie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支离破碎,落在一片初雪上
Now I think I know
我想如今我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曾经你向我倾诉的话语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还有你举世独醒时的痛苦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还有你试图唤醒他们的努力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但他们充耳不闻,依旧置之不理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也许他们终究不会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