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einverne

About einverne

我就是我没什么好说的

为了自由《印度暴徒》

中规中矩的剧情设计,就像是印度的民族英雄,带领人民追求自由。虽然是那么老套的剧情,却依然还拍出了新意,那就是剧中看似“印奸”的弗朗基,骗过真正的山贼,骗过英国殖民者的官员,骗过防抗组织,也骗过好朋友,这样一个在乱世中寻找生存空间的滑头,贯穿整个影片。剧情上的反转倒是没有太多超出意外,阿米尔汗的人设自然不是所谓的“坏人”,所以内心中的期待和担心直到最后算是放下了。
然而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这部片子的评分和口碑那么差,其实理应不是这样,虽然和我前一天刚看的《调琴师》相比在剧情上确实稍弱,但是论场面,论设定,论主旋律,无疑要比《调琴师》要高出不少,虽然可能也有差别,但理应没有那么大。那为什么口碑依然还那么低呢,我觉得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就是阿米尔汗这个角色的人设,亦正亦邪,天性自由的他,拯救过好人,也救过坏人,是民族的英雄,也曾本人唾弃,好友一条线虽然没过多交代,却也透露出一些些端倪。而我却认为这恰恰是这部影片值得称道的地方,没有人生而成为英雄,注定去拯救一个民族,人都是会变化的,人也有其秉性,所以对于影片的结局,阿米尔汗扬帆远走我还是认可的。

特效

最让我想吐槽的是其中零星的特效片段,近三个小时的电影,幸好特效片段不多,中途的峡谷海战,最后的“阿扎德”自杀式袭击,这几处特效真的太糟糕了。

服化道

没有仔细的对比,但是却有很多场景让我想起《加勒比海盗》,不清楚印度那时候的服装,也不太清楚加勒比海盗那时候的服装,但是总有一种似曾相识感。

然而值得称道的是影片的主题,我看的字幕版无数次重复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阿米尔汗也在片中无数次重复”为了自由“,正是这样的主题会让我给他加分,阿米尔汗本在现实生活中的事迹也都已经广为传唱,之前的几部作品也都着力与现实,不管是教育,还是男女平权,甚至政府权力腐败,这个时候来了这样一部看似主旋律的古装民族英雄大片,片中没有宣传时代有多么糟糕,英雄有多么英勇,反而另辟蹊径,让一个自有人,被一群自有人启迪,又去启迪了另外一群人,这样的片子就足够了。而我们缺少的也正是这样的片子。

《言论的边界》 意见的自由表达是权力的最终来源

这本书有一个副标题,”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作者从标题到序言开篇直接进入话题,美国的自由是怎么发展到如今,直接引到了 the First Amendment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作者在书中旁征博引,从历史上著名的案件,到大法官的判决书,到媒体特权,到思想自由,从各个方面论述了美国的自由从哪里来。全书内容非常丰富,如果不是对最高法院之前的的案件略有了解,可能看起来更加吃力。

普通法

在论述所有的案件之前,我们首先要知道,美国遵循着“普通法” common-law method,普通法规则指的是法律不是靠明确的条文来表现,而是在一个个案件的判决中清晰地展示出来的。这就越发的体现出了历史上这些案件的重要性。

言论压制的方式

言论压制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实现:事先限制(对所有出版物的许可证制度),事后的《反煽动性诽谤法》。书中引用了李维《压制的合法性》一书中的表述,第一修正案诞生之初18世纪末期,美国的出版自由事实上是被夸大了;它仅仅能免于事先限制,并不能逃脱违禁文字的事后惩罚。

多数人的暴政

过去,人们相信,依靠多数人的自律自制,就足以保证基本价值得到尊重。然而,在纳粹统治以后,人们得到的经验教训是,“对于多数人的权力,必须要有严格而正式的限制。‘不做’的概念需要一个明确的表达,那就是‘不许做’。”

关于错误的意见

1964年,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New York Times v. Sullivan)的审理过程中,最高法院指出,“在自由辩论中,错误意见不可避免……如果自由表达要找到赖以生存的呼吸空间,就必须保护错误意见(的表达)。”

霍姆斯大法官

书中引用了大量霍姆斯大法官的判决书,比如 “那些为我们痛恨的思想,同样自由”,霍姆斯大法官要比同时代的其他人都先知先觉,因为他深知:”思想自由乃是构筑我们这个多元社会的最基本要素。”

再比如“对于人民而言,他们有权利……也有愿望去获知某种常识;倘若没有这种常识,自由将无以为存。然而,除此之外,他们也有权利——一种无可争议、不可分割、不可剥夺的神圣权利——去获知某种最为令人畏惧、令人妒羡的知识,亦即他们的统治者的品性和行为。”

再比如 “在我看来,对于意见表达的迫害自有其逻辑。如果你对自己的信仰和能力深信不疑,并且一心想要得出某一确定的结论,你自然就会依照法律表达你的愿望,同时会将所有的反对声音清除殆尽…… 但是,当人们意识到,时间已经颠覆了许多挑战性的信念,他们可能逐渐相信、甚至越来越确信自己行为的基础,这一基础就是:所希望达至的最终的善好应该通过思想的自由交流来实现,对真理的最好的检验是在市场竞争中让思想本身的力量为人们所接受,真理是人们能够安全实现其愿望的惟一基础。”

书中也给予了霍姆斯大法官以最高的评价,无论此前还是此后,都不曾有其他法官写下过这样的句子:“这是一场实验,正如所有生活都是一场实验”或者“我们所痛恨的并确信是罪该万死的言论”。霍姆斯是我们所知的最接近于诗人的一位法官。

对自由的最大威胁是那些懒惰的人

自由从来都不是凭空而来的,“一个不懂得珍视自由的社会同样也不能指望通过法院来保持自由”。

我时常担忧,是否我们对于宪法、法律和法院不再抱有多大希望?没错,这些都只是虚假的希望。自由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男人和女人。一旦信仰之火熄灭,便没有什么可使它复活——宪法、法律乃至法院,无论它们做什么都无济于事。而如若人们心中存有自由,则宪法、法律和法院都是多余的了。”

那些为我们争得独立的先辈们相信,幸福源于自由,自由来自勇气。他们确信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发现和传播政治真理不可缺少的手段;没有言论自由和集会讨论,就做不到这一点;有了言论自由和集会讨论,才能抵制有害思想的传播。对自由的最大威胁是那些懒惰的人。公共讨论是一项政治责任,也应该是美国政府的根本原则。先辈们认识到,所有人类组织都会面临种种威胁。但他们明白,一个有序的社会不能仅仅依靠人们对惩罚的恐惧和鸦雀无声来维系。不鼓励思想、希望和想象才是真正危险的。恐惧滋生镇压,镇压滋生仇恨,仇恨将威胁政府的稳定……理性的力量通过公共讨论才能产生,才能被信仰;而唯有这种力量,方能打破由法律这种最为激烈的强制命令所造成的沉默。先贤们意识到,多数人的统治有时会带来暴政,于是修改联邦宪法以保障言论和集会自由。

媒体

新闻界受到(第一修正案)保护,这样他们才能曝光政府的秘密并告知人民。惟有自由和不受限制的新闻才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管理中的黑幕。在自由媒体承担的所有责任中,最重要的一项职责就是防止政府机构欺骗人民——把他们送到遥远他乡,让他们死于外邦的高热病或者流弹。在我看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纸非但不能因其勇敢的报道受谴责,反而应该受到赞扬,赞扬它们履践了立国先贤们的宗旨。在揭露政府发动越南战争的决策时,新闻界的所作所为正是立国先贤希望和托付它们做的。

强权机构几乎从不承认他们滥用权力。当政府和俯首帖耳、容易轻信的媒体联手,肆意践踏一个势单力薄的公民的权利时,法治原则正在遭受极大破坏。”

正如詹姆斯·麦迪逊早就说过的那样,媒体在抗衡官方权力滥用方面发挥着关键性作用。不过,媒体也并非永远都是个好人。她有可能蜕变为对当局俯首帖耳、惟命是从的婢女,甚至更糟,就像南非布特莱齐案中显示的那样。

麦迪逊说,在一个共和制国家,民众才是最终的主权者,他们需要借助媒体提供的信息,来了解公众人物们究竟在做些什么,因此,媒体必须能够自由地“彻查公众人物的品行和作为”。

关于隐私

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和出版自由的规定对于保障人类自由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但对于构建一个健康的社会,这不是惟一重要的。倘若实现言论自由将以彻底牺牲个人隐私为代价,那么它只会是一个令人恐惧的胜利。

思想自由

事实上,每一种思想都是一种煽动。思想本身就会提供一种信念。因为惟有相信它,才会照着它去行动;除非它被别的什么信念所取代,或者在采取行动之初,即因缺乏影响而告夭折。在更为严格的意义上,意见表达和煽动之间惟一的区别仅在于,说话人对结果所抱的热情。滔滔雄辩可能使理智着火。但是,无论你如何看待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份冗长说辞,它都没有机会立刻燎起一场熊熊大火。从长远来看,如果宣言中传达的无产阶级专政的信念最终会被大多数人接受,那么此时言论自由的惟一价值就在于,给它们一个机会,让它们得以表达。

第一修正案承诺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不仅是外在的,而且是内在的;不仅是“表达的自由”,更是“思想的自由”。

反对意见

如果第一修正案有什么基本原则的话,那么它就是:政府不得仅仅因为社会认为某种思想令人厌恶或者不能接受,就禁止人们对于这种思想的表达。”

那些被压制的言论很可能包含着为社会所需的部分或者全部真理。同时,他还说,即便一个荒谬的信仰也是有价值的,因为对其进行争论的过程本身即可检验和进一步证明相反观点的真实性。

希望达成的终极理想最好能通过思想的自由交流来实现,对真理的最好检验是在市场的竞争中让思想的力量本身为人们所接受”。“

腐败

萨瑟兰写道,人民有权“获得政府作为或者不当作为的全部信息,公共意见的交流与传播乃是遏制政治腐败的最有力途径”。

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

关于安全

杰克逊法官写道,“安全,正如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总结

我们羡慕的当今美国的新闻自由,然而在书中竟然发现300年前的美国也和如今国内一样,自由本也不是一蹴而就,联想到我们今天看好莱坞拍摄的《华盛顿邮报》《聚焦》等等,赞美过去报社人为了争取自由而做出的努力时,我们也要看到几十年前报纸也曾经有过不实,诽谤,甚至对个人隐私的侵犯。

也正是在一起起案件的审理和辩论中,媒体自由和诽谤隐私权才渐渐的明晰,我也相信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大量讨论才有了今天看似无比自由的美国媒体。

https://www.douban.com/doulist/46520646/

有生之年一定要去

阿尔罕布拉宫是一个皇室宫殿和复合堡垒的结合体,坐落在 Granada, Andalusia, Spain,也被人称之为 Red City。它是一座穆斯林风格建筑,从13世纪中页起后续几个世纪被陆陆续续翻修和新建。从如今的残垣断壁依稀能够看到当年的繁荣和兴旺,虽然没有了地面的凹陷花园,也没有了当年色彩斑斓的穹顶,却依然能看到精美而复杂的设计。

最让我震惊的是在设计地基以及门廊时,从完整的正方形,延伸到到对角线,再从对角线延伸出其他高度,这种精密的计算从而得到美学体验是至今依然能得到震撼的。

再到凿穿大山的引水渠,拐角的水流沉淀设计,到狮宫屋顶立体褶饰,无一不体现着当时工匠的纯熟技艺。

题外话一

国家地理古代伟大工程巡礼这一系列的纪录片不仅是了解世界各地的伟大工程的极好素材,也是学习英语的很好文本,如果有中英双语script,就太好了。

题外话二
这首吉他曲真的太好听了,我从没想过吉他可以弹奏出如此激昂的乐曲
Recuerdos de la Alhambra (Memories of the Alhambra) is a classical guitar piece composed in 1896 in Granada by Spanish composer and guitarist Francisco Tárrega

referenc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hambra

《游牧东京》

这是一本自由工作者的书,作者是日本的米田智彦。通过他自己和他所遇见的人的故事构成整本书的结构。作者在书中先是通过自己的实践行动“游牧东京”引出整书,自我设计,工作设计,生活设计,职业生涯设计的四大章节。
之所以看到这本书这是因为在阅读自由从业者文章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这本书的名字,所以就立刻的拿起来看了,虽然日本社会与我们的社会环境有着天然的区别,但是米田智彦的人生态度却也有普适性。
如今互联网的发展,社交媒体的兴起,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变得无比的便捷,从语音,文字,图像的交流,几乎可以做到无延迟,这也是书中作者无数次提及的前提—-社交网络。但是即使有着这样的优越前提,很多人依然过着准点上下班的工作,日复一日,沉浸在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以至于对生活失去新鲜感,所以作者在开篇就做出了改变,想要通过一次亲身的实验来追求自己的幸福—-仅依靠一个拉杆箱在东京市内游走,与他人共享这座大城市的所有功能。
当作者真的收拾行李,果断抛弃“拥有”这个观念后,随之而来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也同样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也意识到人生的所有可能性都是要依靠自身意志去选择的。
在第一章自我设计中作者说道:“不将自己的潜能限制于某一行业或者某一公司”,作者虽然从事编辑工作,但是却在网络媒体,NPO等等行业进行着频繁的活动,建立多条平行事业线,不仅是对未来的风险控制,也是对未来的一种投资。
在工作设计一章中,作者推崇去现实世界寻找灵感,他说“如果网络是连接人们的媒介,那么从网络到现实的转换中,或许能够找到工作的灵感和素材”。从现实走到网络,从网络走到现实,很多人或许像我一样过着完全两套完全不同的世界,但是很多东西都是相辅相成,或许线上的一个灵感能够给予现实中的我们契机。现实中的工作会涉及到方方面面,从最原初的创意,到人际圈,再到竞争与合作,我们需要设计的东西有很多,“很长时间人们所认为的成功之道,大抵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在时机成熟时便离开职场,把之后的人生全部投入到个人生活”,而作者说,“与其赚更多的钱过上退休的美好人生,不如现在便马上开展”。
再到设计生活,合理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面对新的挑战必然会遇到失败,同时过度的期待也会产生挫折感”,适当的“缩小成功的欲望”,从小事做起,建立并完成短期可达成的目标,即使中途发生变化,也能够快速做出反应。
而在最后设计职业生涯一章中,作者提出,“一成不变的职业生涯规划没有意义”。人生的设计不能编程功能性的按计划执行,也不能只追求视觉美感而没有实际功能。计划最终不过是画中的大饼,更重要的是在不断的行动中解决问题前行的过程。这一章中我非常认同作者关于创业的态度,“创业不应该只提出,做的是什么东西,而是做的是什么,能给社会有何贡献”,创业真正的失败,很大多数并不是因为技术的缺陷,而是因为产生了人们毫无期待的,对社会没有意义的,毫无视野可言的东西。

警句
我有一个巨大的书库,在那里几乎保存着世界上所有的书,想读的时候,只要支付那本书的价格,书就会送到家里。那个书库的名字叫做“亚马逊”。

《伊甸园之东》而闻名的美国作家约翰 斯坦贝克说过,“所谓的天才就是追着蝴蝶,不知不觉中爬上山顶的少年”

与其对这个世界吹毛求疵,不如尝试去行动,做点什么。

邮寄大件物品对比

在国内偶尔也会寄送一些大件物品,送小快递,顺丰,申通之类都已不用多说,最近还加入了京东混战,但是大件物品,一般都不要用普通快递来寄送,因为一般快递都是按照首重和续重来计费,明显价格优势不大。

普通快递的价格标准一般为:首重(1公斤以内)10-12元不等,超过一公斤每公斤3-4元

而寄送大件物品,顺丰的价格可以从官网 查询,顺丰的大件定义为 20 kg 及以上物品,所以这一点需要注意。

德邦的价格也可以从官网 查到,3到30kg 首重16元,续重3元。

Software Engineering at Google, by Fergus Henderson

代码库

全局统一的代码库,人人可访问。除了 Chrome 和 Android 两个大型项目。截止到2015年1月,86 rerabyte 包含十亿个文件,超过9百万源代码文件,超过 20亿行代码,拥有 3500 万次提交记录。每天有4 万个提交。
几乎所有的开发都在 head 上进行,而不是分支上。
自动系统会频繁的跑测试。
代码权限,拥有代码节点权限的人才可以合并代码。

Build 系统

分布式编译系统 Blaze,负责编译,连接,跑测试。非常快速和方便提供给工程师编译和测试代码。这个一致性是让工程师打破项目边界提交代码的核心关键。

Code review

Google has built excellent web-based code review tools
All changes to the main source code repository MUST be reviewed by at least one other engineer.
Code review discussions for each project are automatically copied to a mailing list designated by the project maintainers.

Engineers are encouraged to keep each individual change small

Testing

Unit Testing is strongly encouraged and widely practiced.

Bug tracking

Google uses a bug tracking system called Buganizer for tracking issues: bugs, feature requests,
customer issues, and processes

记《野火集》

在短评中就一再的称道这本《野火集》因为大江大海而得知这本《野火集》,然而出乎我以外的是这本杂文以一种犀利的文风对社会所见所闻进行了非常深刻的批判。

龙应台在书中说,社会上出现一个现象大家都知道不对,却没人说出来,而她只是作为说出来的第一人,就仅仅是这一步就受到了不同的声音,在书中作者附带了一些读者的来信,当然我们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反馈,有支持龙应台大声说出问题的,也有批判龙应台只提出问题不负责解决的,当然也有读者认为社会应该是那样的,一个正常的社会就应该是允许讨论的,不管是对于教育,文化在细节的河道里的垃圾,有讨论,就有关注,就有解决办法,而我最担心的是当我们把提出的问题的人解决之后,问题还在,甚至在黑暗的角落更加变得更加严重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关于法制

关于法制龙应台是这么说的,法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使齿不尖,牙不利的渺小的个人也可以获得保障。

就像一直一来我的观点,当个体收到体制压迫的时候,我无条件的站在个体,然后让法律来作为法官,这样才能够保障个人权利。这个前提则一定是司法公正,不受到外界的胁迫。

关于教育

龙应台说,“显然,来到大学既不是由于对知识的渴望,也不是由于对大学理念的向往和认同,而只是因为将来谋生之所必须“,这一语就点出了当然大学教育的问题,这个问题中西方都存在,只是或多或少的问题。

对于极权

龙说”如果没有民众的默许,任何独裁者都不能得势,也就是说,民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必须经过理性的争取”

”极权的势力只要存在一天,就如同那株小小的布袋莲,无声无息地在那里滋长,如果没有人一再地提醒,它就会像布袋莲一样突然间,不声不响布满整个池塘“

关于讨论

书中这么说道”我说台湾脏乱,他就说,怎么样,外国的月亮圆是不是?我说我们的教育要改革,也就说,怎么,外国就没有问题?“

这个讨论再明显不过了,在国内我几乎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关于公共事务的认真讨论,大家不是被带偏就是无休止的争论。

关于信息

龙说,“不能有全面的资讯来源去判读真正的是非,这是我们寻找真相的最大问题”,“一个人的判断,是要靠所知道的真相,而真相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是全面的,只有设法去扩大资讯的来源”。

在看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就想到了我们的墙,想到了 Google 为什么离我们而去。

一下子就想到了《独裁者手册》中关于信息的部分,当足够多的人掌握足够多的信息就能够形成,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形势。

关于文学

龙说,”文学的理想是能把人从政治,种族,宗教种种的偏见与仇恨中提升出来,至少在文学的领域中,人是平等而相互尊重的。”

难以想象这是1985年左右写下的文字,三十年了,一点都没改变,文中出现的毒奶粉,教育僵化问题,环境问题,都不用说的那么明确,都像一把把刀一样戳在大陆,虽然龙应台说的只是台湾的问题,却有着普世的价值,这也就足够来推荐此书了。

关于虚拟化

重量级虚拟化, KVM,Xen,VMWare,VirtualBox 等虚拟化系统。

轻量级,OpenVZ,VServer,(LXC)container,zones 等等。

重量级虚拟化推动了 IaaS 发展,轻量虚拟化推动了 PaaS 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