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半年以前,因为一位韩国友人的推荐,知道了这一部《辅佐官》,看到标题起的那么大 —-《改变世界的人们》,看进去之后才知道,描述的是这么一群非常微小的人,从国会议员的辅佐官做起,职业的成败也要看辅佐的议员职位的成败,议员的脏活累活都要干,却还无法保证就业稳定的一群人。那为什么说他们是改变世界的人们呢?我还清晰的记得剧中韩道炅第一次参观国会时发出的一声感慨,这是韩国的心脏,稍微了解一下三权分立,或者韩国的政治环境的话,就不难知道国会是立法机构,可以说所有的所法律法案都是需要国会立法通过的,因此在这里也就是立法权的核心。在这样的一个体制下,怎样阻止一个恶法通过,又或者提起另一个保护弱小的法案会直接改变千千万万人的人生。
在这样的一个机构中工作的人,我无法确切的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样的抱负,但是至少我看了剧中不同的人生轨迹,有像张泰俊一样想要往上爬获取力量的,但这一类的人也划分成了两类,一类是为了私欲或者维护某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比如张泰俊辅佐的议员,另一类是为了攫取更多的权利以改变当前不合理的制度,有的像姜议员是为了保护弱小,保护少数群体,但这一类人也有两类轨迹,一类像姜议员在国会处处掣肘,另一类像死去的李圣民议员因为太过于坚持程序正义而无法保护更弱小的群体甚至搭上了自己的生命。辅佐官这一个切入点,最贴近国会,却有的时候更连接着社会。我无法得知编剧的写作缘由,不过在《秘密森林》之后韩剧中多出了不少那种亦正亦邪的角色,让人无法看透的角色,《辅佐官》中的张泰俊,《监视者》中的都治光,《60天,指定幸存者》中的秘书室长,这些角色都有着相似的特点,为了正义不择手段,往往过程中遵循着非正义的手段,达到目的后则抛弃一切。或许是韩国这些年的法治建设,丧失了底层的民众的信赖,以至于都想要以非正规的手段来惩罚罪恶了。

没有力量,做什么都没有用

在这个剧中,我们知道了辅佐官是为了议员而存在的职业,为了保护议员而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在第一季结尾看到黑化的张泰俊有些时候会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并不会好了,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坚持一些立场,总有一些人想要追寻事实的真相,而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人物,从议员,到辅佐官,到到坚持理想的记者,再到告发企业作恶的普通工作员工,到司机,这些大大小小的善意才使得一件又一件不正义的事情得到揭发。有的时候想想,剧的子标题确实起的没错,不是改变世界的人,而是改变世界的人们。这个社会声张正义的成本太高,高到以至于只要社会的某一个环节缺失就根本无法达到最后的结果。而张泰俊所作无非就是抓取更多的权利,直到有一天能够真正撼动恶势力的时候,一举击破。

“没有力量,什么都做不成”,这是张泰俊对李圣民议员说的话,他自己也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有的时候往往也并不是这样,剧中我们看到的是张泰俊以及其周围的议员,辅佐官为了实现其心中的正义而不顾一切,但实际上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铸就张泰俊成功扳倒法务长官的所有证据都是社会的各个微小的个体。

如果过程不合理,结果也是错的

从第一季开始,剧情就从李圣民议员的这句话开始不断的重复,张泰俊的某些行为确实已经逾越了法律的那条线。所以上面也说过这个角色亦正亦邪的地方。而现实的情况却是,如果张泰俊无法做到,那么他所坚持的东西会一个都无法达成,这往往也是这个社会矛盾的地方。如果大家都能从正常渠道解决这个问题或许就没有张泰俊存在的意义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行政权要掌握在一个人手里,而立法权却需要经过参议院众议院多则几百人参与,我并不是该领域专业的出身,但是看过不少相关的书籍,渐渐的得到一些启发,政策实时需要一贯性和效率,在立法规定的范围内利国利民即可,而法律规定的事则需要社会大多数达成共识,否则立法的结果不是没有人尊重,就是无人遵守,从而进一步降低立法的权威。而国会的议员都是地方选举出现往往代表着各个地方的声音,这么样多数的议会经过充分讨论之后制定的法律作为权威的文件而定下,目的就是为了大家都遵守这样的行事制度以继续国家的运行。

回到“过程不合理,结果也是错的”这句话,正印证了国家制度这样的行事逻辑,我们大家都遵守一定的约束,从而指定下所谓法律的东西,大家在这样的框架中生活,而一旦法律无法起到其作用,或者某一部分人超越了法律而行事,那必然会导致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张泰俊这个人物就是为了维护制度这个问题需要被牺牲的角色,违背了大家的共识而打击超越法律的恶人,就像是超级英雄电影中的超级英雄,而这个角色悲剧的地方正是他需要收到社会规章的制约,我们想超级英雄电影中,大多数的法律,或者代表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大多数情况下是缺席的。

娱乐属性

虽然打这政治剧的名号,其实更加偏向娱乐,不管是《纸牌屋》,还是说这一部《辅佐官》,或者之前的《60天,指定幸存者》都多少有些娱乐成分,因为大家都知道政治可能比剧中更加黑暗,能播放出来的内容大都已经发生,或者大家都似曾相识。

不过在娱乐性成分外,让我震惊的是其描绘的细节,作为检察官让你脱罪,或者判处轻一些,用来换取无记名债权;作为议员发展某个地方,提前将法案泄漏给某些人从中获利,或者通过一些可以使得部分人获利的法案来交换其他内容。作为剧本天然的有娱乐,想象,夸张的部分,不然每一次张泰俊都能有底牌可打,每一次的翻转通过一个薄薄的信封就能够达成,这些都是非常理想化的剧情发展。

并且照这个剧情下去,似乎第三季都还能拍出来,张泰俊从辅佐官到国会议员,到青瓦台,顺着这个权利趋势感觉一路可以坐镇青瓦台了。

败笔

司机莫名的一些镜头,比如缺钱蹲在角落打电话,莫名的几个手机画面截图。如果说最后宋议员想要送司机一套房子作为他女儿婚礼的礼物来拉拢他,而最后还是将自己的行驶记录本给张泰俊的行为,来衬托司机内心对正义的态度的话,其实有些镜头还是有些多余。

另外新来的梁辅佐官,似乎是有铺垫的成分,感觉如果还要往下拍的话,那么这点剧情就不足为怪了,如果单纯的放到这一部中就显得略有多余了。

Last modified: 2019-12-15

Author

Comments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