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伙讲个馒头的故事

2002年,我在某派出所当所长。有一天,当地群众扭来一个小偷,是个中年妇女,据说是偷了一个餐饮店的两个馒头,被老板等人发现后,给打得鼻青脸肿的。令我难忘的是,尽管她被打成这样,她那含在嘴里的一块馒头却始终既没吞进肚也没吐出来,以致无法开口回答我们的问话。

于是,我只好端来一杯温开水,让她和着水慢慢把馒头吃下去。她这才开口对我说:“我错了,我不该偷人家的馒头,可我实在饿极了,我都两天没吃饭了,丈夫在医院躺着,娃子在上高中,全等着我捡破烂交钱啊”。由于情节轻微,所里没有处罚她,只是例行公事地对她说服教育一番,便把她放走了。

谁知,第二天,店老板听说所里把人放了,竟找上门来,把我大骂一顿,说我这是纵容犯罪,是警匪一家。我一听,颇有些气恼,大声对他说:“她偷了你的馒头肯定是不对,难道你打她就有理不成?何况,就两个馒头啊,至于把人打成那个样子吗?!”……

大概两个多月后,忽然有一天,有个中年妇女到所里找到我,拎来一小包东西,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偷馒头的人(实在不忍心说她是偷馒头的人)。她对我说:“所长,麻烦你带我到那个餐饮店去,我这带来了两斤面粉,算是我给他被偷馒头的赔偿。”

我心头一热,急忙说:“好的、好的”。尔后便带着她找到了店老板,老板听说我们的来意后,也大吃一惊:“妹子,你赶快把面粉拿回去!对不起你的人是我,我该先给你赔不是!当初,我夫妻俩双双下岗失业,好不容易才开了这个店,看到你拿了我两个馒头,一时竟失去理智打了你,我今天要是把你面粉留下来,你还不如把我也打一顿算了。”

回来的路上,我问这个女子家庭现在怎么样了,她告诉我:那天我从所里回家后,儿子就说啥也不读书了,对我说,妈,我要赚钱养你和爸。第二天,他竟然偷偷一个人跑到广东打工去了。这不,昨天,他就给我寄来180元钱,说是这一个多月打工赚的,我拿到钱后,最先想到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买下这两斤面粉……

另一个温馨小故事by @眼科小超人老梁

十年前,我还是住院医师的时候,下班穿过急诊大厅,出门一掀开门帘,差点与一位抱着娃娃的年轻母亲撞满怀。

撇了一眼她怀里的婴儿,两个眼球突出、充血,出于医生的职业本能,告诉她说:“孩子需要看眼眶与眼肿瘤科”。孩子妈妈眼睛亮了,说他们从东北吉林来,也不知道孩子得了什么病。她求我指引,我想了想,说明天早上我们在某主任的门诊门口见,我去帮您要加号条。孩子妈妈眼里仍有疑问,她以为我是骗子或者号贩子。

第二天碰面了,看了眼眶科专家,治不了;又帮忙联系了小儿神经外科,也治不了;最后打听到北京八大处整容医院的一位教授做过此类手术。家长赶过去,终于诊断了:Apert综合症,可以手术。

手术前,孩子妈妈问我:能跟你借钱给孩子手术吗?我愣了一下,我们只是陌生人,认识了两个礼拜,出于好心和对罕见病的好奇心,因此一直帮他们联系专家。后来,借给他们一万,内心默认可能不还了,但是孩子可怜,兹当是捐给慈善机构了。

手术很成功,他们回到了吉林农村。过了半年,汇钱给我了!听孩子妈妈说,孩子爸爸日以继夜地帮人收割稻田挣钱。我还记得孩子妈妈跟我描述心目中未来时,闪闪发光的眼睛:“再多租种水稻田,在村里开小卖部,忙活一年就可以把看病钱还上了,再辛苦几年,翻盖房子,买辆小汽车,闺女该上小学了,她很聪明,想让她学医,做完手术的儿子也可以上幼儿园了。”她还说:“发现儿子有病时,亲戚都劝我扔掉他。我总觉得能治,我们就来北京了,就遇到了你,太幸运了。”

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这世上还有坚守诚信的人们。我的好心,得到了回馈。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811/%E7%BB%99%E5%A4%A7%E4%BC%99%E8%AE%B2%E4%B8%AA%E9%A6%92%E5%A4%B4%E7%9A%84%E6%95%85%E4%BA%8B.html
来源:
段郎说事
作者: 段郎说事

Last modified: 2018-12-01

Author

Comments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