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行事逻辑《菊与刀》

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了这本名叫做《菊与刀》的书,但是因为那时候本来没有兴趣,也对日本关心不多,所以也就没去了解其作者其内容。但在后来的了解中,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本书的作者竟然是一位美国人,而成书竟然在二战时期。而最近因为朋友的关系,逐渐的开始正确的认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第一个时间想到的就是这本《菊与刀》。
虽然读完感觉到这本书终有其历史局限性,作者自身也并没有到日本生活过,但终究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作者对于学术研究的方法非常值得学习,书中对日本的历史交代并不算多,但却从日本人的各个生活习惯,性格特征,文化等等方方面面的解读了那个时候的日本,站在一个西方人的角度,解读日本人的行事逻辑。因为战时原因,作者本人并没有深入到日本本土学了解当地的人文风情,这也是她最为遗憾的一点,但她通过在美国居住的日本人观察,从而得出了书中的一些结论,Benedict 说,“一个人的思维方式与行为习惯来源于他的经历,即使他的思维行为都异常独特也不例外。人人都在日常生活中积累知识,要解答对于他们行为的疑问,就一定要大力研究他们的生活细节。” 所以在第一章的很长篇幅中,将述了作者观察到的内容进而去分析日本人的习惯。

解释战争中的日本人行为

作者因为是美国人所以不自觉的就将日本人的行为和美国对比,“美国人会为任何营救行为和帮助有困难的人的行为而感动,如果使有困难的人脱离困境,那么这个行为就不仅仅是勇敢的,而且是英雄的,而日本不承认这种帮助”。细细品味这句话,也就不难想象后来美国的个人英雄主义电影,以及拯救大兵瑞恩,黑鹰坠落这类型的电影,即使为了一个人也要奋力去拯救的英雄主义情怀,而日本呢,信仰“不惧死亡的探险叫做崇高”,所以面对伤残人员、传染病患者时才会如此冷血。战争中的医疗设置缺乏,伤残对于日本士兵来说是累赘,更甚至会直接杀死伤员。

合适的位置

日本人的等级森严直到二战依然如此,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有其位置,更甚至日本发动战争的原因是因为其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尤其位置,当然这些观点在如今看来是彻彻底底的错误,但那个时候依然稳定了无数日军的思想。作者对比美国“平等对美国人而言,就是没有专政和压迫,每个人都有不被强迫和不受束缚的自由,就是在同样标准的法律下生活,人人都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是作者解释美国的平等,而显然日本并不是这样,日本在经济政治趋近西方,但依然没有改变它贵族社会的事实。日本的礼节,甚至是语言都会因为不同场合而有不同的方式。家庭中父子,丈夫与妻子有着分明的等级关系。书中说,很多日本人的观念里,“等级制度是国家安稳的前提,他们信任这个世界的前提是,一切都在已知范围内。” 他们相信在法律有效的地方,就是可知的。我现在想来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日本能够在明治维新之后能够快速学习西方的政治法律的原因所在吧,他们骨子里的等级制度有着和法治相似的东西。

明治维新

作者在提及我们熟知的明治维新时,却让我非常震撼,我们以为的学习西方,引入先进文化,其实都在维系不了原有统治的情况下,“农民希望耕种的稻米多留一点在手里,却不支持改革。武士想要维护自己的俸禄,利用手中的刀剑维护荣誉。商人提供经济支持,却不要求改变封建制度,只希望商人能够受到重视。” 而对于明治政府的改革,大部分日本人并不喜欢。日本在引入了西方,尤其是美国三权分立,宪法等等制度之后,并没有全盘西方化,反而保留了文化中的等级制度,甚至祭司,信仰等等方面。而就是这样从上到下的一种改革,由一些领导者制定的规划,让日本走向了资本发展的大好时光,促成了近代日本的发展奇迹。

报恩,情义,雪耻

这三章我记录到一起,或许是翻译的问题,亦或许是根本没有太好词来翻译这些道德观念,作者举例了日本历史上的一些有名的故事,通过这些故事,比如不同于中国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臣子要忠于主君,但是主君也不能侮辱臣子。日本的历史故事中有这两种主题:一是犯错的人报复没有犯错的人,另一种是即使面对自己的主君,受到了侮辱也要报复。这也反之证明了日本人看待自己的声誉是如何的重要。

投降后的日本

日本人的伦理是:人要对自己的行为产生的一切后果负责,某行为自然引发某结果后,人就会受其影响,自觉判断是否需要改正。日本战败的结果,日本人不会仇恨,也不认为是耻辱。日本认为的侮辱,是某人或者某国使用了不荣誉的方式,比如诽谤和嘲笑,蔑视、揭发等等。

二战以后的日本以非常快速的发展迅速恢复,作者在书中说的,“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都做不到这一点,用强制的方式,建立一个民主自治的日本,这种方式在所有被统治的国家中都未获得成功。一个国家不可能强迫另一个国家和它使用一样的方式生活,因为它们具有不同的民族习惯和文化”。日本政府在投降后表示,应该鼓励日本男女自己决定人生,按照心中所想的去生活。

日本人会根据环境的改变而调整行动,要是环境要求他们在世界和平的前提下寻求位置,那么他们就会这样做;要是环境不允许,他们还是会使用武力。书在最后是这么写的,“日本人承认军国主义已经失败。但是他们会观察其他国家,看军国主义是不是也会失败。如果没有失败,那么日本会重拾好战的心,证明他们能为战争做出很大的贡献;而如果军国主义在别的国家也没胜利,那么日本就会证明他们已经吸取教训,通往荣誉的道路绝对不是帝国主义战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